偶尔想起的人

本文写于几年前。没想到我还留着这篇文章。再读一遍,想想当年冒冒失失地跑到石家庄,觉得有些好玩。不过,我也没白去,至少知道石家庄有一个世纪公园。

夜,深夜。窗外雨声沥沥,大概是台风的眼泪吧。睡不着,索性站在窗前听雨,却不由地想起一段往事。

那年冬天,朋友的女朋友带来一位远方的女同学,温柔,大方,颇有几分气质。吃饭,大家一块聊聊,就熟悉了。朋友忙的时候,就把她送到我家来看电视。那阵子,我也闲得无聊,便陪她看。偶尔也聊聊,但大部分时间只看电视。

哪知朋友有意撮合。然而,刚刚失去女友的我却不想考虑这么多。电视剧到最后一集的时候,我打电话叫她,朋友告诉我:已经走了。

后来,来了非典。大家都紧张,朋友也少见面了。百无聊赖。鬼使神差,有一天给她打了个电话。聊聊天,时间过得也快。由于非典,她们学校已经放假,只有她一人在宿舍。我便经常打电话,一则我闲着没事,二则她的生活也很单调。

电话真是个好东西,不见面也可以聊天,而且什么都可以谈。起初我们谈心理学、谈逻辑——我不懂,但我会“狡辩”。后来,谈谈生活,互相讲一些身边的故事。偶尔也谈起我以前的女友,她便问我:她在我心中是什么颜色。我说是绿色,她说绿色代表“偶尔想起的人”,后来我们便互相称对方是“偶尔想起的人”,因为,她也选了绿色。

非典结束了,我借一个偶然的机会去了趟河北。虽然我长大的地方离石家庄不远,但秋天的河北却让我真正感受到华北平原的气息——那种宽广,那种一望无际是与大海不同的。

两天很快就过去了。回来的车上,编了几个短信,发给了她。

再以后,联系就少了。只是“偶尔”想起时“偶尔”打个电话。

现在算来,她已经毕业,电话肯定是打不通了,但那些“短信”,我还留着:

初见郝俊英,玉立又婷婷。

聊天看电视,一别太匆匆。

今又至河北,款款来相迎。

妩媚动人处,更比梦中清。

欲诉离别苦,无声胜有声。

加州牛肉面,好吃又节省。

结伴游公园,携手看风铃。

观鱼又听瀑,歌声耳畔萦。

提足凳翘板,举步上塔顶。

极目眺望远,相视笑有声。

晚餐吃得好,街头看花灯。

广场轻轻舞,灯下跳水兵。

灯下跳水兵,脚步自轻盈。

脚步自轻盈,爱意渐渐浓。

爱意渐渐浓,何不许今生?

说是路途远,不肯嫁山东。

相约做好友,咱不谈爱情。

夜里思再再,辗转睡不宁。

清晨起得早,鸟翠风儿轻。

速速早餐罢,缓缓送我行。

车次没看好,嗔怪语嘤嘤。

站前候车久,临行再叮咛。

工作当勤奋,莫恋儿女情。

顺利回家后,短信报太平。

七歌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