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幅新春联 过个幸福年

大约是06年吧?我们是哪一年认识的?

还有两天就要过年了,忽然想起要写幅春联。

墨早就调好了,可是,要写些什么呢?一时怎么也没有思路。我平常爱读诗词,偶尔也顺口诌两句,但都带一些忧愁酸涩的调子。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心情不是很好。古人有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句子,也许只有带点忧伤的调子才更容易写一些吧?

工作好几年了,也努力过也颓废过,也成功过也失败过……到如今,虽说没有达到“不以物喜,不以已悲”的境界,却对身边的事情已不再那么计较——少了一些感慨,多了几分平和。如此,便更没什么可写。

几年前,也是一个夜晚,一个人读诗,写字,心里却很乱。不过,那时也写春联:

辞旧岁,把酒吟诗胡滋味?

迎新年,厉兵秣马谱新篇。

后来,未“厉兵秣马”,也没谱得“新篇”,但当时那种心情,现在还记忆犹新。

“写完了吗?”,爱人在看电视,突然一句话打断了我的思路。

“这就好……”,我一边说着,一边顺手写了一句:

写幅新春联,过个幸福年。

因为结尾是平声,所以只能算个下联。一边写一边念给她听。见我迟迟未对上上联,她突然笑了,说:“娶个好媳妇,过个——团圆年。”她说话间稍微顿了一下,脸上忽地绯红一片,甚是好看。

“这哪算是对联,”我说,“娶个好媳妇,生个小小子?……”我们相顾大笑。见她把手中的开心果向我砸来,我伸手轻轻接住,同时也有了上联:

播俩开心种,结双开心果。

(注:种,家乡话读zhuor,正好与果guor谐音)

七歌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