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书画协会的不解之缘

本文写于2004年,载于烟台大学学生书画协会十年志--《雪泥鸿瓜》一书。 --Seven


我虽从未加入书画协会,但也算与协会有不浅的渊源。转眼协会已成立十周年,其壮大发展已极为可观。大家热情高涨,回想往日的风风雨雨,想写下一些文字留作永久的纪念。我对书协内部知之颇少,可与协会几位骨干过从甚密。常论及协会,间有美芹之献;也参加了不少协会组织的活动,从中受益匪浅。故不揣才疏学浅,将以住有趣之事罗列一两件,也算是湊个热闹。

我小时候就喜欢写字,但从未认真练习。只是经常到处瞎写,以致于作业本比草稿纸还乱,没少受老师的批评。偶尔也写毛笔字,但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乱写,从没看过什么字帖(除了学校发的柳体),也没怎么经人指点。到了大学,因觉自己水平太低而与书画协会失之交臂。但造化还是将我跟书协拉到了一起──一次偶然的机会(大约是在98年春天),我认识了肖晋、苑英奕和田相玮,在后来的交往中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也结下了我与书画协会的不解之缘。

当时,肖晋任会长,苑任副会长,田则是秘书长。他们三人皆风趣幽默,且各有特点:肖性格顽强,能力过人;苑则才貌双全,性格爽直;田饱读诗书,满腹经纶,文才武略却是无人能比。那时书协不很景气,但他们的努力促成了书协历史上重要的转折,寂静的协会变得有声有色。同时也得到了校领导及学生处、团委的赞赏和支持。

九八级顾巍、郭凯的加入,更使协会如虎添翼。此二人虽出自理工科,却饱读诗书,博古通今,又极具才情,常作诗填词,可谓文理兼通。顾善国画,郭长书法,另外郭凯在古文字上也有很深的造诣。我常把推荐他们两个加入书画协会揽为自己的功劳。

我等常聚在一起,或研习书画,或谈论诗文。每到动情之处,辄相顾大笑,叹神仙之乐不过如此耳!这几年,苑英奕远赴韩国,肖晋去了上海,给大家增添了不少思念。通过他们,我有幸认识了韩冬冰老师。韩老师为人正直宽厚,平易近人,学识之渊博为我平生所见第一。蒙老师指点,我在书法上也有所进益。韩老师在书法上主张“胡写”,而我也是“胡写”。我当然知道此“胡写”非彼“胡写”,我是真的瞎写,而老师说的是不拘古人,不拘书法家,不拘字帖,是“造化自然皆妙手,不妨桃李各占春。”(韩老师《论书诗》)确实对我深有启迪。通过上书法课,我认识到书法并不是写好字就行了,还应该了解其历史,学习传统文化,才能得到书法的精髓,感受书法的美。记得老师在书法课上还拿我的作业做例子给大家讲解,让我兴奋不已;更有增得到老师印石一枚,刻有边款“未假矫饰”。我喜欢凡事以自然为美,对美的追求当然要努力,但并非事事都追求绝对完美(perfect),而在于从事物的存在中发现它的美。老师的字刻在石头上,其言传身教却刻在我心里。

由于缘分不浅,我与协会后来的几位会长及其他协会骨干也多有交往,有的还十分要好。大家也都待我如协会会员一视同仁,免去了我未加入协会的遗憾。今协会已成立十年,借此机会,仓促间湊成这许多文字,是以庆贺,是以纪念。

七歌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