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随笔

终于还是在五月份离开了北京。真舍不得离开亲密的同事和让人又爱又恨的京城。临走前,大家还专门组织打篮球和聚餐为我送行,GaryAndy还都专门写了博客纪念。中午酒喝得有点多了,我愣是穿着洒了一身酸奶的球服上了火车,还多亏有几个哥们一直把我送上火车。

在车上,一直睡到8点多才醒,头有些疼。喝口水,暂时也睡不着了。想看点书,可床头上没有阅读灯,就索性躺着发呆。想想老婆和孩子,两年了,都没好好跟他们在一起。当初放我走的时候,老婆是极不情愿的,后来就一拖再拖,最终也没跟我一起去北京。转眼孩子已经9个月了,每每想起,心里就毛毛的。每当看到别人差不多大的孩子,就想起自己的……

日子过得太快了。身边的事发生的太多了。纵然有满腹豪情,也挡不住我回家的念头了。北京的房价是一天一个价,就是我打算拼了老命准备出手的时候,国家偏偏又调控了。是啊,有人说房价降了,但,我越是觉得买不起。有了房子就幸福吗?地震,雪灾旱灾水灾,好像都挤在一块了。如果说地震还算天灾的话,那其它的我相信都是人祸 -- 是的,人类活动对大自然影响太大了,大自然开始报复人类了…

不过,那些好像离我们这些“北京的人”还远。可也有近的 -- 我的一位同事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摔倒在路上,当然后来有好心人及时送到医院抢救及时现已康复,但这也足以让我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跟家人生活在一起了。

工作重要,生活也同样重要。还好,即使我回烟,我也没有丢掉我热爱的工作,公司允许我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工作,但每隔一段时间需在京工作一周。这对我来说应该是鱼与熊掌兼得了,也是大家羡慕的工作方式。只是,我还是无法摆脱往返烟台与北京之间的奔波。

火车上,自然是睡不好。烟台没有动车,别的路线列车都提速,偏偏烟台就不停地降速。无论如何,到了第二天早晨的时候,终于到了烟台了。

开了朋友的车,去乡下接了老婆和孩子。这下,算是终于可以团聚了。自从有了第三者,房子就小了。当初,还是单身的时候,刚好攒够了钱交个首付买了个所谓的阳光公寓,就是面积很小的那种大开间。虽说烟台的房价没有北京涨得厉害,但几年下来,也是翻了一倍了。要是早知道的话求爷爷告奶奶也要借钱买个200平的。

先租个大点的住着吧,离老婆单位近的,照顾孩子也方便,反正我是无所谓,在家里上班。天不作美,下了两天雨。本来讲好的一套房子到最后房东又变卦了。无奈,只能再找。我倒不是急着住大房子,关键是我要工作,需要上网。以前家里没人,宽带服务早停了。虽然有一个移动的G3上网卡,可不管在北京还是烟台(刚刚开通了3G,不过基本没有信号)都只能是EDGE的速度,除了发发邮件以外,基本什么都不能干。

烟台租房远不像北京那样形成产业,中介也多不专业(不管是租房还是买房,这一阵子多关注房子,还颇有心得)。但最后还是借助中介找了一套。3居,1550/月,这在烟台属于很贵的了。可这个价位在北京也就租个3居中的一间,又一时找不到其它的,就认了。中介费还是挺便宜的,100元。

房间里什么都有,我们便只搬了简单的铺盖和日常所用之物,当天就搬了进来。本来就有ADSL,只是房东不知道密码,打电话找朋友重设了一个完事。就这样,差不多所有东西就一天搞定了。

每天早上5点半跟孩子一起起床,逗他玩会,吃饭,然后上班,晚上下班后再陪孩子出去玩会,一天也就很快过去了。其实在家里工作也不轻松,前几天要赶进度。没人监督,便更有压力。调程序这东西大家都知道,有时候预计10分钟的活,可能一天也搞不定。如果是在办公室的话这无所谓,大家都知道你在干什么。但在家里,如何让老板觉得你没有在开小差就非常重要了。

烟台的气候是很宜人的,它不像北京那么干也不像青岛那么潮,更不像上海那样下酸雨。听说北京都很热了,这里却是凉爽的很。每天都能吃到海鲜。在北京,有时也跟朋友去海鲜市场解馋。话说其实价钱也差不了多少,差的就是新鲜。活蹦乱跳的,买了回来,直接放锅里蒸了,不加任何佐料,吃得就是原汁原味。新鲜嘛,就不必像在北京那样加了辣子炒了。最令人高兴的是,现在正好的吃爬虾的时候(Gary的最爱,它管它们就皮皮虾),几乎个个都有籽 :)。

最终一冲动买了个联通Yan割版的 iPhone,奢侈了。不是说iPhone不值那么多钱,只是我用不了那么多钱的功能。而且没有wifi,套餐在当月还不生效,因而也不敢用,有而不能用便是人生最痛苦的时候

虽然联通花了大价钱宣传 Wo 品牌,但走进营业厅发现他们并不专业。而且他们好像没法包装一款好的产品。像这种当月开通,套餐下月生效的让人郁闷的做法就不说了。他们号称是7.5Mbps的速度,可是,这么高速有什么用呢?我办的是278元的套餐,每月流量约1G左右,1024/7.5 = 136.5,也就是说用这样的速度我每月只能用两分钟!宣称能看电视,视频通话这些应用都是扯淡!而且,即使我们不差钱,你也不可能达到这么高的速度,一个基站全给你一个人用吗?每个基站是支持不了几个用户的。我知道的一个事实是,联通的客户经理有一次搞活动给人家演示,要求所有自己的员工把3G功能关掉,怕挤爆了基站…

听说富士康都12连跳了,公司都要跟员工签订不准自杀的协议了。iPhone就是他们的员工生产的,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 iPhone是什么…. 他们只是生产出来,运到美国,又运回来…

呵呵,随笔嘛,也没有主题,就信手写了。最近一直没抽出时间,快月底了好歹该总结一下了...另外,鉴于有多位网友不喜欢原先的黑底白字,这回也一块改了过来。其实他们说那样看着累眼,只是忽略了一个事实,几乎所有浏览器都支持使用 Ctrl + A 进行全选,那样就是反色了的...

本想 show 几张照片,可是heroku上不能上传文件,而且空间也有限,除了用 S3,暂时还没找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案,好像其它的照片分享网站又不允许外链...

最后,附上一段回忆,一年前写的两年前的事,呵呵。原载于 http://www.eqenglish.com/blog/%E6%88%91%E4%B8%8Eeq%E8%8B%B1%E8%AF%AD%E7%BB%93%E7%BC%98/


我是seven, 在EQ英语主要负责技术后台架构及维护。 时间总是过得快,来到EQ英语转眼一年多了。而想起初识AdrianJonathan的那一天,仿佛就在昨日。

07年底,当时我还在网通公司工作。一次偶然的机会来到北京,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。闲时上网打发时光,顺着网上的一些招聘信息发了一些简历。当时也没想换工作,只是觉得好玩,想测试一下自己的“市值”。没想到很快收到了来自Jonathan的邮件,便约了面试。

面试前,我搜遍了互联网,也没找到更多关于Idapted和EnglishQuad(简称EQ,现在的EQ英语)的信息。倒是《程序员》杂志上的一篇关于Idapted的文章,使我对公司背景有了一些了解,留给我较好的印象。

我准时来到公司,从一群人里一眼就认出了Jonathan。虽然只在网站上看过照片,不过一脸的大胡子非常的突出。我们开始用英语交谈。Jonathan心很细,我听不懂的地方他就慢点再说一遍,有时候也在白板上把单词写出来。虽然我以前间或在网上看一些英文资料,但说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不过,当时一点都不紧张,也许是因为我只是想参加面试,而没想要结果。两个小时的面试很快就过去了,一半时间是我在做题:-),其余大部分时间是Jonathan在说。使我惊奇的是,在大多数问题上我们的想法都很一致。其间,我用的电脑一度不能上网,我问他这是不是面试的一部分时,Jonathan很不好意思地说:“No”。

面试过后,还参观了下公司,对公司印象非常的好。但看到整个公司只有不到20人,都不如我一个部门人多时,我又有些迟疑了。而且当时我确实找不到更多的资料来了解公司的背景和实力。不过,在当年CSDN举办的SD2.0大会上听了Jonathan的一场演讲之后,我最终下决定加入Idapted,我认为我可以相信他。 就这样,我辞去了被大家认为是“铁饭碗”的工作来到了首都北京。(至少我的朋友和家人都这么认为。我老婆到现在还因为我“抛弃”了她来到北京而耿耿于怀)我喜欢这里的工作方式。在公司内部的办公系统上你可以随便发言;新装修的办公室四周及会议室的四壁上全是白板,你随时可以跟同事交流问题,把你的想法画出来或贴上去;最使我开心的是,办公室的桌子上你可以随便堆放什么东西,再不用像以前那样为应付领导检查打扫得一尘不染了(有时候为了美观,个头不一样大的书都不允许放)。

我主要负责公司学习平台后台架构的设计和维护,由于我们是一个敏捷开发的团队,开发起来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,因此很多有创意性的东系都能很快实现并集成到EQ产品中去。当然,也正是这样,好多新东西也都得从头学起。相比较在网通公司的时候,那自然是相差甚远。由于团队的灵活与创程度极高,我们也很快实现了通过EQ技术平台使用Skype和Gtalk等即时通迅工具与教员连线上课的方式,得到很多学生的好评。 由于互联网的不可控性,EQ教员都在美国不同的时区,StudioChinese产品上线后,学生更是分布在世界各地,种种原因使系统平台更加复杂化。我花了大量时间研究VoIP,总算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语音质量,保证了学生与老师上课质量。当然,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有一天晚上中、美之间光缆出现问题,正好影响到我们中、美服务器的通讯,使部分学生无法正常上课。不过,系统越是复杂,便越是有乐趣,用Jonathan的话讲就是:More admin fun!

七歌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