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uecon 2011 小记

搞 FreeSWITCH 好几年了,一直盼望能去 ClueCon 见识见识。今年,终于有了一个机会。

准备材料,办签证,虽然罗嗦,但还是顺利地通过了。保险起见,提前两天出发。所以,7号下午从北京出发,到了芝加哥还是7号下午,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了。8号随便走了走,玩了一天。由于时差的关系,第二个晚上还是睡地比较凌乱,因此9号早上起的有些晚。又因为被人指错了路,所以到 ClueCon 会场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。

在登记的时候遇到了 Michaem Collions, 他是大会的主要组织者,长得很高大也很帅。而且他的发音很纯正,因此听起来没有任何困难。

进到会场后发现几百人的会场坐无虚席,我在最后面靠墙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。正好没耽误 Anthony Minessale 的演讲。

他讲到 FreeSWITCH 的一些新特性,及最近做的一些优化。由于 sofia 是单线程的,所以做大并发一直有问题。最近的更新通过使用 FreeSWITCH 的内部信令队列使得 sofia 已经能承受 sipp 1000 cps 的突发(burst)话务,并能达到 30,000 个 channel(call legs)。Anthony 还幽默地说:“Dont try this at home.”。因为我坐在最后排,没看清他用了一个什么服务器,只是隐约看到 status 命令的输入数字都很长。另外,与Michael 比起来,听他说话就比较费劲了。一是他说得比较快,声音不洪亮;二是他好像也不照顾我这从中国来的,讲得慢一点 :( 。

偷眼看了一下会场,所有桌子上都放了好了插排,有的人也自带了各种各样的插座转换器,总之所有笔记本(除了像我坐在最靠墙一排的)都能得到电源。 Mac 居多,使用其它本本的少数人用 Linux,有的用 Windows。

午餐是自助的,看起来应该挺贵,但没什么可选的,只好将就着选了点菜叶和牛排。不过看到外国人吃的都很 High。

中午休息的时候我看到 Giovanni,他是 mod_skypopen 模块的作者,意大利人。虽然第一次见,但由于以前在电子邮件和 IRC 上交流很多,因此一见如故。正好他旁边有个位子,我就坐到第一排了。

大牛们的演讲都很精彩(当然也有不精彩的),确实学到不少东西。比如 Mathiu René 他们除了做了 mod_rtmp,还把 FreeSWITCH 移植到 iPhone 上了;2600hz whistel 的新发展等等。

上新浪微博给大家直播了一下。由于现场人比较多,再加上手机等需要上网,因此也经常有网络不通的情况。另外国内是晚上,因此也没大有人回复,因此直播的热情自然就少了好多。

晚上是一个欢迎的 Party,大部分人都去了。我跟美国、印度、南非人共四个人打了两局保龄球,成绩还不错,每次都是第三名,要知道,以前仅仅在烟台打过一次啊。当然最后累得手都疼了。

遇到一个中国人,在美国上大学毕业后在纽约一个小公司工作。好几天没说中国话了,因此猛聊了一阵子。他老板是华裔,但不大会说中国话。

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半夜回去上上网很快就睡了。

噢,差点忘了说,由于我没有预订酒店房间,Michael 帮忙找了个室友,William Dale。他自己有公司,做了 labortimetracker,一个网上考勤打卡系统,在美国市场还不错。因此我们俩还就要不要把他们服务拓展到中国聊了好一阵子。

第二天的会议没什么值得多说的。通过昨天晚上的 party,大家也都比较熟悉了,因此打打招呼,随便聊聊什么的。

好不容易找 Anthony 聊了半个多小时。找他聊天真是比较困难,因为大家都在找他说话,而且我想独占他一点时间,因为怕跟他交流有困难,所以想慢慢聊把问题说得清楚些。还不错,我们聊了一些过去的事情,请教了一些技术问题,也聊了些 google talk, skype 以及 microsoft ,还有 FreeSWITCH 在中国的发展等等。有大约 10% 的东西听不懂,都哈哈过去了。

晚上跟 Michael 等7、8个人一块吃了晚餐。AA 制,花了 30 多刀,吃了个不怎么好吃的意大利面。话说在这边吃东西还是挺贵的,还且还得交税,还得给小费。

吃完饭以后又回去跟他们聊了会,Anthony 一伙人则弄了吉他什么的一堆乐器在那儿娱乐。后来我累得实在撑不住了。回房间后倒头就睡了。

第三天,也是最后一天了。早上四点多就醒了,再也睡不着,准备演讲的幻灯片。因为之前跟 Michael 打过招呼,午饭后他给安排了一个表现的机会。第一次用英语上去讲,而且台下都是业界的大牛们,好紧张。心里默念了好多遍的台词都忘了说。不过还好吧,比我预想的讲得长了点。完了后看大家反应应该还算不错。尤其是 Giovanni,说了好几个 very good。也有人过来要名片,大概是因为我提到中国有 1,339,724,852 这么多人口吧。

然后跟 2600hz 的 Darren 简单聊了会,他说我做得很多东西跟他们都很像。我说是啊,英雄所见略同嘛。由于他要赶飞机,只好以后再联系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三天的会议马上就结束了。不爽的是,会上抽奖有一个 MacPro,两个 iPad,若干 snome 及 其它电话,始终没有叫到我的号。

会后大家都走了,我不急着赶路,麿蹭了一会。看到 Mike Jerris,请教了一些 GDB 的问题,感觉豁然开朗。好多年,没有人手把手给我讲东西了。

后来闲着没事帮他们收拾了一下东西,就打道回府了。

当然期间也跟 Brian West 打了招呼,不知道怎么形容,反正感觉他很帅很有意思。

很遗憾的是光顾聊天和兴奋了,忘了拿出手机跟他们挨个合个影。

回想起来整个会议还是安排得挺不错的。他们组织和服务的没几个人,却秩序井然。大家也随意把笔记本什么的丢在桌上出去说话,好像也不怕丢失。另外感觉这几天英语也有所进步,至少是说得比以前快了 :),而且,感觉有些在台上演讲的人发音还不如我好呢。尤其像我搞了这么多年英语教育,感受还是很深的。其实学习语言真的不难,当你听的说的甚至想的都是英语时,自然就进步了。所以,环境是很重要的。而我认为第二重要的是别人的鼓励--在国内,觉得自己说的不好就不敢说;而在美国,甚至你只会说几个单词别人就说“哇,你英语说的不错”。 是吧?想想是一样的道理,我们在中四遇到有老外说几个“谢谢”,“你好”之类的也会夸奖他们。

好像扯远了。在飞机上写下这些,算是个小结吧。

七歌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