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EQ故事

本文写于 2009 年,原载于 EQ Blog 上,最近发生的事情又勾起了一些我对往事的回忆。

我是seven, 在EQ英语主要负责技术后台架构及维护。

时间总是过得快,来到EQ英语转眼一年多了。而想起初识Adrian与Jonathan的那一天,仿佛就在昨日。 07年底,当时我还在网通公司工作。一次偶然的机会来到北京,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。闲时上网打发时光,顺着网上的一些招聘信息发了一些简历。当时也没想换工作,只是觉得好玩,想测试一下自己的“市值”。没想到很快收到了来自Jonathan的邮件,便约了面试。

面试前,我搜遍了互联网,也没找到更多关于Idapted和EnglishQuad(简称EQ,现在的EQ英语)的信息。倒是《程序员》杂志上的一篇关于Idapted的文章,使我对公司背景有了一些了解,留给我较好的印象。

我准时来到公司,从一群人里一眼就认出了Jonathan。虽然只在网站上看过照片,不过一脸的大胡子非常的突出。我们开始用英语交谈。Jonathan心很细,我听不懂的地方他就慢点再说一遍,有时候也在白板上把单词写出来。虽然我以前间或在网上看一些英文资料,但说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。不过,当时一点都不紧张,也许是因为我只是想参加面试,而没想要结果。两个小时的面试很快就过去了,一半时间是我在做题:-),其余大部分时间是Jonathan在说。使我惊奇的是,在大多数问题上我们的想法都很一致。其间,我用的电脑一度不能上网,我问他这是不是面试的一部分时,Jonathan很不好意思地说:“No”。

面试过后,还参观了下公司,对公司印象非常的好。但看到整个公司只有不到20人,都不如我一个部门人多时,我又有些迟疑了。而且当时我确实找不到更多的资料来了解公司的背景和实力。不过,在当年CSDN举办的SD2.0大会上听了Jonathan的一场演讲之后,我最终下决定加入Idapted,我认为我可以相信他。

就这样,我辞去了被大家认为是“铁饭碗”的工作来到了首都北京。(至少我的朋友和家人都这么认为。我老婆到现在还因为我“抛弃”了她来到北京而耿耿于怀)我喜欢这里的工作方式。在公司内部的办公系统上你可以随便发言;新装修的办公室四周及会议室的四壁上全是白板,你随时可以跟同事交流问题,把你的想法画出来或贴上去;最使我开心的是,办公室的桌子上你可以随便堆放什么东西,再不用像以前那样为应付领导检查打扫得一尘不染了(有时候为了美观,个头不一样大的书都不允许放)。

我主要负责公司学习平台后台架构的设计和维护,由于我们是一个敏捷开发的团队,开发起来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,因此很多有创意性的东系都能很快实现并集成到EQ产品中去。当然,也正是这样,好多新东西也都得从头学起。相比较在网通公司的时候,那自然是相差甚远。由于团队的灵活与创程度极高,我们也很快实现了通过EQ技术平台使用Skype和Gtalk等即时通迅工具与教员连线上课的方式,得到很多学生的好评。 由于互联网的不可控性,EQ教员都在美国不同的时区,StudioChinese产品上线后,学生更是分布在世界各地,种种原因使系统平台更加复杂化。我花了大量时间研究VoIP,总算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语音质量,保证了学生与老师上课质量。当然,总会有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有一天晚上中、美之间光缆出现问题,正好影响到我们中、美服务器的通讯,使部分学生无法正常上课。不过,系统越是复杂,便越是有乐趣,用Jonathan的话讲就是:More admin fun!

七歌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