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通短信 II

本文大约写于2002-2004年,当时小灵通刚开通短信功能不久。本故事纯属虚构,当时只是为了完成公司的投稿任务。另外,当时也有小灵通短信的任务,每人每月须完成数百条(记不清了现在)。

自从我的小灵通能发短信后,便经常与朋友交流情感,偶尔联联诗句,也感觉乐在其中。以前我也曾以“灵通短信,其乐无穷”为题在通信报上发稿一篇,与大家共同欣赏。此后便间或有人发来短信邀我吟诗对句,我亦不加推辞。且说这一日,忽听小灵通铃声叮咚,收到短信一条,号码却不认识:

读君大作,深感钦佩,山野女子可讨教一二?

开门见山,可见来者不善,怕是向我挑战来了,先问了名姓再说,免得伤了自家兄弟:

见汝短信,颇为惊奇,何方高人先报上名来。

她果然也不拘谨,报上名姓,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。原来我们早就认识,她不仅生得天生丽质,且为人爽快大方。我倾慕已久,只是一直未有机会倾诉衷肠。今天可真是“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”。想上一条短信恐过于粗野,先谦虚两句为妙:

难得姑娘有此弦歌雅意,失敬,失敬。

她却也不领情,马上就回了过来:

莫怪小女无端冒昧讨教,海涵,海涵。

我更觉惊奇,但一时才思不济,只好调笑两句:

姑娘未生胡须,何以牵须过渡(谦虚过度)?

刚发完我便有些后悔,因为联中嵌“提着胡子过河”的歇后语,怕较难应付;再者我蓄意调侃,恐有失礼数。正担心间,小灵通响,心想小女子果不简单,看时却是天气预报。不过她的短信也接着到了:

天有不测风云,休怪翻脸无晴(情)!

虽然不很工稳,但在短时间内有如此巧思,且应情应景,也算是十分难得。看来我可得小心了。又闲聊几句,却也语甚投机,更增加了我心中的向往。此后一有空便发些短信,斗些心机,也有说不出的畅快。

说话间已至七夕,晚上遥望银河,说不尽多少思绪,顿觉诗思泉涌,也不拘什么诗韵格律,顷刻诌得一首,发了过去。词曰:

闻说今宵牛女会,遥望银河两行泪。
可否今夜共举杯,满斟美酒与君醉?

片刻小灵通响,却也是一首七言诗:

眼中星斗尽孤寒,牛女至今河水拦。
桥上相逢能几度,一生一梦一心酸。

诗词倒还算工稳,但她何以心中如此凄然,是不是故意与我作对?且再作一首试探一下:

牛郎织女会佳期,一年一度两心知。
前缘修得今生会,来世谁人笑我痴?

铃声响亮,短信却仍象以前那般惆怅,待观时,曰:

倚阑无计望银河,河水清澈我心浊。
鹊桥若有今安在?仔细情多负更多。

原来如此,我略微有些懂了。当再发一首以稳军心:

与君相逢已是缘,七夕之夜同望天。
三生纵被痴情误,仍爱星稠月满寰。

小灵通又响,果不其然,又是一首:

年年七夕望银河,忍眼韶华逐逝波。
未见桥成心已碎,桥成更待此情何?

她只是越来越悲伤?正待好言安慰,却一时想不出词来,思中秋还远,但也管不得那么许多,胡乱湊成四句发了过去:

未至中秋先赋诗,诗中有我辗转思。
盼来天上团圆月,灵通短信寄汝知。

这回她久久没回短信,我打电话过去,她只是哭。后来方才止住。再后来……呵呵,再后来就只剩我怎样感谢灵通短信了。


本文纯属杜撰,其中不少诗也不是原创,而是从我一个哥们那里抄来的,他现在川大历史系读博士,对读词和古文字很有造诣。

七歌
微信扫一扫